所有的花落花开,只是一场等待

 作者:邝判剑     |      日期:2019-03-05 05:05:00
繁�w中文 在公车上看秋末冬初的风景,淡淡的阳光带着丝丝凉爽掠过我的脸我的耳朵里放着天音、萧和古筝相和,悠然远古,像在诉说着一些古老又美丽的故事,又像飞天撒下的百花,在浩瀚的天际飞舞 忽而,我的脑中出现一幅景象,那仿佛是李白笔下的姑苏城,薄雾轻盖江面,渔火点点,鹧鸪呢喃,谁家女子还未曾入睡,还在寒窗下细走针线,慢挑青灯墨兰色的幕中一扇暖暖的明亮,女子的寂静如此温暖那个年代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荒凉,人们都恪守着自己的本分,自在而安详 或许我曾经像李清照那样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,拨绿水于掌下,采晨露于荷间,只是我没有她绵延的忧伤恍惚中,我的心头升起一丝悲凉,我能读懂那个窗下女子悠然中的幸福,而如今我也信守着这逝去的美丽自在人间,只叹风景不复矣..... http://www.zhengjian.org/zj/articles/2011/6/24/75388.html 在公车上看秋末冬初的风景,淡淡的阳光带着丝丝凉爽掠过我的脸我的耳朵里放着天音、萧和古筝相和,悠然远古,像在诉说着一些古老又美丽的故事,又像飞天撒下的百花,在浩瀚的天际飞舞 忽而,我的脑中出现一幅景象,那仿佛是李白笔下的姑苏城,薄雾轻盖江面,渔火点点,鹧鸪呢喃,谁家女子还未曾入睡,还在寒窗下细走针线,慢挑青灯墨兰色的幕中一扇暖暖的明亮,女子的寂静如此温暖那个年代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荒凉,人们都恪守着自己的本分,自在而安详 或许我曾经像李清照那样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,拨绿水于掌下,采晨露于荷间,只是我没有她绵延的忧伤恍惚中,我的心头升起一丝悲凉,我能读懂那个窗下女子悠然中的幸福,而如今我也信守着这逝去的美丽自在人间,只叹风景不复矣..... http: